Skip to main content

在陰影之外 Out of the shadows

1

  1950年代早期正是Finn Julh活躍的時代,Fabricius和Kastholm為室內設計學院的學生,深受Finn雕塑形態哲學的影響。1963年所設計的Scimitar Chair成為丹麥家具設計傑作。
若綜觀50-60年代丹麥家具設計的歷史,內心往往會浮現幾位優秀設計大師的名字:Klint, Wegner, Juhl, Mogensen, Jacobsen and Kjærholm。這些都是廣為人知的設計師,他們的設計在這個時代備受矚目;然而,情況仍比想像中複雜。在當時,還有另一群設計師與這幾位大師並駕齊驅,有些作品的外觀及表達形式甚至更具探索價值。其中,我們可以看到Preben Fabricius 和 Jørgen Kastholm這兩位設計師,設計出許多高質感並具有代表性作品,在丹麥家具的歷史中獨樹一格,卻險些消失。
從木頭到鋼鐵
Preben Fabricius於1931年出生,1952年時在哥本哈根作為細木工大師Niels Vodder的木工見習生,之後也在Finn Juhl的工作室為紐約的聯合國總部的合作案設計家具,當時,Finn Juhl為菲特列斯堡室內設計學校的首席教師(1945-1955),他鼓勵也說服了Fabricius繼續在家具及室內設計的領域深造。
1957年畢業後,他任職於許多不同的工作,其中在建築師Ole Hagen的工作室工作最久。

Fabricius的同學-鐵匠Jørgen Kastholm因同時也在丹麥圖像學院修習,所以延後一年畢業,之後在Fritz Hansen的公司工作。Fabricius和Kastholm1962年在霍爾特(Holte)創立了屬於自己的工作室,並以木製家具起家,然而,由於當時木製家具在市場上已供過於求,他們的木製作品並未結出成功的果實;因此,兩人決定將重心投入在鋼鐵及皮革的設計上,這種新潮的設計比當時現存於丹麥的家具風格更具國際性。

2【上圖 – Fabricius & Kastholm:FK82, 1967】

4

【 FK Lounge 6725,The Tulip Chair(1964),Knoll】

3

【 1960年代 Preben Fabricius (1931-84)(左)與Jørgen Kastholm合照】

航向國際
1963年,Fabricius和Kastholm 與家具製造商bo-ex聯繫,當時bo-ex和Finn Julh有非常密切的合作,將Finn Julh的家具出口至美國等國家,但也不會曾放棄其他更新的設計想法,對於開發獨特的市場特別感興趣。就因為這一點,bo-ex與Fabricius和Kastholm 一拍即合,他們在1964年發表了一系列以不鏽鋼、皮革及玻璃做為素材的低座家具及桌子,引起廣泛的關注。不過,他們的家具作品開始在國外熱銷的原因則是,1966年一月Fabricius和Kastholm於德國科隆博覽會上將一系列會議及起居室的家具作品,介紹給德國家具工廠-Kill International,這次的發表可視為他們設計作品國際化的轉捩點。
其實,Kill International的老闆Alfred Kill早在1964年斐德烈西亞(Fredericia)家具博覽會上就對Fabricius和Kastholm的作品留下深刻的印象,並邀請Fabricius和Kastholm到自家公司任職(但沒有邀約成功)。直到他提出一個月給予兩位設計師7000克朗,並不干涉他們與其他家具製造商合作,事情才有了轉機。
事實上, Kill International在當時已經個家喻戶曉的公司,他們以生產優質的家具聞名,除了德國Walter Knoll及美國Herman Miller公司,Kill International在市場上可說是無人能及,所以對兩位設計師而言,當下可說是前所未有的好時機加入這家公司,並在其中發光發熱。在科隆博覽會之後,然後又在歐洲及美洲也個別舉辦了展覽,而因為這些展出開啟了一連串的優秀的家具作品被設計出來,但不得不說形體的語言逐漸地改變,變成圓的、不再精確、也不再像早期所設計的第一系列時那樣地優雅。

5

【上圖 – FK Lounge 6725,The Tulip Chair(1964),Knoll】
終結
1970年Preben Fabricius和Jørgen Kastholm因為私人因素終止了兩人的合作關係。Fabricius到室內設計學校擔任家具設計教師,也為bo-ex設計了一些作品,然而這些作品都無法超越之前的成功。Preben Fabricius在1984年辭世,享年52歲。
Kastholm移居德國杜賽爾多夫(Düsseldorf),在哪兒成立的自己的工作室,繼續家具設計事業。1976年,他受聘於德國一間大學(Bergische Universität Gesamthochschule Wuppertal)的家具設計與產品發展學系擔任教授,他的家具獲得許多設計的獎項,但這些獎項仍然比不上與Fabricius合作的成就。於2007年辭世。
儘管他們在當時擁有極高的成就,但他們的合作短暫且稍縱即逝,若不是參加了一些展覽活動,他們的設計很可能無法流傳至今,完全消失。

1975年,Gert Auhagen從Poul Hemmert手中買下他的家具公司bo-ex,並隨即取得Fabricius和Kastholm在1960年代為bo-ex設計的作品生產權。但這些家具非常昂貴,且其設計與Poul Kjaerholm 七零年代的設計十分神似。6

【上圖 –Scimitar Chair, 1963, BO-EX】
典範名作
現在,大家對Fabricius和Kastholm的作品愈來愈有興趣,尤其是大家口中的Scimitar-chair(1963)引起偌大的關注,作品整體的表達、內斂卻又不失外型,無疑是丹麥家具的傑出代表作品。
當Jorgen Kastholm在Beirut SAS設計工作室時,就已經提出這張椅子的草圖,但直到與Preben Fabricius一起成立工作室時,才完全定稿。
要完成該作品的鋼構底座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:複雜的雙向曲面彈性彈簧鋼材,品底腳被雕塑成三分之二的立體結構,而在截頭圓錐體上又擁有一個平面的支撐座,由於它立體面圓錐形的幾何形狀使它無法單以一模具鑄造形體。若不是家具製造包覆商 Ivan Schlecter 決定將底座結構分為三個組件鑄造,再將其焊接為一體的話,這個經典椅子作品是無法投入生產製作的。
這張椅子由Schlecter生產後只在市場上銷售了幾年便完全消失了,如果不是Gert Auhagen在1980年早期購買了五張,這張椅子則會永遠消失,甚至沒有人知道原始的設計者和製造商是誰。

7【上圖 – FK87, the Grasshopper Chair, 1967, 為Kill原工廠為Lange Production製作】 8

【上圖 – FK150, Sideboard. 1973, Lange Production 鍍鉻鋼腳架,貼皮門板:橡木、花梨木、橄欖木】
 
新生產
由於Fabricius和Kastholm的作品在Kill International大規模的量產,使得一些家具作品也意外地重回市場中。有位年輕的生意人Henrik Lange在古董家具店買了一對Fabricius和Kastholm設計的椅子,之後便迷上他們的作品風格,並渴望重新發表這些家具。因此,他聯絡了Jørgen Kastholm和Preben Fabricius的遺孀,並在2005年與他們協商轉讓作品的生產權,目前,Lange Production擁有九件作品:FK 87 (Grasshopper chair)、FK 82、邊櫃FK 150、咖啡桌FK90 and FK91的生產權,由其是FK 82的優雅線條最是令人關注,這樣經典的線條最能凸顯彈簧鋼的特性。
Knoll 生產的 FK6725 也就是俗稱的 Tulip Chair ,而它和 Scimiter Chair 在某些地方也是以異曲同工之妙,但 Scimiter Chair 線條甚至更加優美及和諧。尤其是低椅背及沒有輪子的三隻椅腳,Fabricius 與 Kastholm 證明了有機形式也能被馴服。
常有人說Fabricius與Kastholm僅是在仿效Poul Kjaerholm的設計。的確,他們的設計無論是在外形或是選材上都有共同之處,而這種仿效也同時出現在木頭家具設計師中,像是Wegner、Juhl及Wanscher等等。如果這些設計師沒有被彼此影響才叫奇怪呢!
Kjaerholm是丹麥第一位將鋼鐵做為家具主要素材的設計師,無庸置疑地Fabricius與Kastholm受到他很大的啟發。但他們同時也受Bauhaus和Arne Jacobsen的影響很深,別忘了Jorgen Kastholm也是鐵匠出身,擅長運用鋼鐵也是一件非常自然的事。
如果觀看Fabricius與Kastholm的作品,很明顯的會感受到他們不像Kaare Klint出身自皇家學院,當初他們在Finn Juhl最活躍的時期,於室內設計學校學習,因此Finn雕塑型態的概念在他們最嚴謹的家具作品都可找到,例如:FK82、甚至Scimitar Chair及Tulip Chair更顯而易見。
人們對於Fabricius與Kastholm的作品重新燃起興趣,是一件非常值得開心的事,當然有些人覺得可惜的是,這不是年青人的設計也許它裡面有一些浪漫主義的意味。但如果Fabricius與Kastholm的作品活在陰影下,而他們沒有在丹麥家具史中留下該有的章節,會可惜吧!

910【上圖 – FK91, Table. 1973, Lange Production 鍍鉻鋼腳架,19mm玻璃】1112

【The Ice-skater, 1968. FK91, Table. 1973, Jørgen Kastholm】
與Jørgen Kastholm訪談
若一個人設計了家具,我們不應該問他為什麼會長這個樣子。
這是Jørgen Kastholm的設計基本哲學,而他在1960年代早期,當他與Preben Fabricius合作時實踐了。
J -「我們常在現實與想法之間徘徊,如果要同時達到根本是不可能得的事,常常出現一些非常有趣的想法。家具製造商說,『嘿!這不可能做到。』或是『這太貴了』等等的類似說法,但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做了,因為它就該被完成。這些年我嘗試了每一種東西,沒有設限,沒有人跟我說不要做那個,反而是說『那就去做吧!』。」
Q – 在大多數的設計師中你這樣是特例吧?
J -「也許這跟每個人的溝通方式有關。設計手稿是某件作品的給人的第一印象,如果有人看到手稿對這項設計很興奮,那麼這件作品就已經贏了一半。
以滑冰椅(The Ice Skater)為例,當有人看到它的設計手稿時,通常會出現:『怎麼做得出來?』或『這樣太貴了!』之類的回答。但無論如何,我們還是動手做了。」
Q – 這跟你之前從事鐵匠行業有關係嗎?
J -「也許是我父親對我嚴格的教育使然。他是一位鐵匠,而他常說:『如果你要做一件事,就必須在第一次就做到好』。」
Q – 為什麼你會放棄鐵匠的工作去從事家具設計?
J -「因為我不想弄髒我的手」
Q – 所以你就開始設計家具嗎?
J – 「鐵匠學業完成時我不知道我想要做什麼,我的父親覺得我很有繪畫天分,但其實我沒有的,不過我父親就是覺得我有,所以我在1950年待後期進了是內設計學校,當時我的老師是Finn Juhl和Nana Ditzel,他們就像是神一樣!」
Q – 但你和你的同學Preben Fabricius還有其他崇拜對象嗎?
J -「我們觀察Kjaerholm、Jacobsen、Eames 和Mies van der Rohe的作品,我覺得Kjaerholm早期內六角螺絲影響我們很深,我們可以看出並了解到一切是如何被組合在一起的。」
  「但這可能不適用於Panton的家具,因為他的家具是一體成型的。我不認為那可以被視為一個結構。但問題是,什麼是對的什麼又是錯的呢?」
  「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順應自己的想法去做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情,所以我沒辦法以其他方式做事。」

13